公司新聞

工程業績

企業文化

[03-24]
[03-24]

人才招聘

榮譽資質

TOP

為擺脫貧困放歌
2021-03-24 14:14:38 來源:詩刊社 作者: 【 】 瀏覽:157次 評論:0

全國脫貧攻堅表彰大會上,習近平總書記莊嚴宣告,經過全黨全國各族人民共同努力,在迎來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的重要時刻,我國脫貧攻堅戰取得了全面勝利。


這一偉大進程中,中國文學沒有缺席,中國作家沒有缺席,廣大作家深入脫貧攻堅一線,親身參與脫貧攻堅工作,到脫貧現場采訪采風,用手中的筆,記錄、書寫、謳歌脫貧攻堅的偉大成就、感人事跡、先進人物,涌現出一大批精品力作,其中不乏優秀詩篇。


軍旅詩人、魯迅文學獎獲得者王久辛,多年來堅持圍繞重大事件、重大工程、重大戰略開展詩歌創作,寫出了《狂雪》《致大!返让,風格溫婉而渾沉、內斂而熱烈,《李小丹的一家子》也如是。詩作拉家常般寫到建檔立卡貧困戶,貴州省紫云縣板當鎮青山村村民李小丹,因丈夫老羅去世,三個孩子上學,生活陷入貧困。得益于精準扶貧政策,大女兒靠助學貸款完成大學學業,在貴陽中醫院二附院當醫生,她全家異地扶貧搬遷,告別茅草屋,住上“這三室一廳/帶著廚房陽臺”的房子,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“李小丹收拾得干干凈凈/像貴陽城里人一樣/出來進去/清清爽爽/里里外外 上上下下/都打理得 干干凈凈/人也天天洗澡/用香波  浴液……”并且想象女兒找到一位同樣當醫生的“城里娃”男朋友,想象未來的女婿到家里來……習近平總書記強調,“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,就是我們奮斗的目標”。脫貧攻堅,使近一億人過上了美好的生活。他們獲得的,不僅是“兩不愁三保障”,更本質的,是做人的尊嚴和希望, “李小丹慢慢睜開了雙眼/她說 孩子們大了/一切 都有了指望/我也有了仰仗/是 一個人與蕓蕓眾生/一個黨 與眾生蕓蕓/正像一個人的睜眼/與閉目的距離”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,“脫貧群眾精神風貌煥然一新,增添了自立自強的信心勇氣”。這風貌、信心、勇氣,是詩歌最應表達的內容。


許多詩人同時就是扶貧工作隊員,是參與者、實踐者、勞動者,“饑者歌其食,勞者歌其事”,自然更加深刻。詩人北喬,曾在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臨潭縣掛職扶貧副縣長,足跡遍布全縣16個鄉鎮141個行政村和230多戶貧困家庭,累計下鄉410多天520余次,先后兩次被評為“甘肅省脫貧攻堅幫扶先進個人”。他的組詩就叫“入村記”,“在村里,高原深山里的小村莊/每位鄉親的身影都會按住我的腳步/無意間,抽出一小部分的我”!懊课秽l親的身影都會按住我的腳步”,沒有和當地群眾血脈相通的親情,是不可能到達這種境界的!肚f稼地時間》“揮開鐮刀/成熟的麥子倒在身后/少年時在莊稼地勞作的景象剛涌起/腰就以疼痛的方式叫停/六十多歲的老農笑了/你們城里人干不了這活計/我說,我在農村長大的/老農又笑了/離開土地久了/你們腰不好了/你們頭發少了/你們眼神不濟了/你們三高了/你們腿腳不利索了/你們手開發抖了/你們心里裝得太滿了//我不服氣,那您什么好呢/老農揚了揚手里的鐮刀/這伙計,好使”。扶貧,就是和老百姓同吃同住同勞動,中國共產黨之所以能從勝利走向新的勝利,根本一條就是扎根人民、扎根群眾,扶貧,是這一優良傳統在新時代的賡續。雖然借老農的口,其實是自況,反思自己離開土地、脫離人民之后,意志與身體的消退。扶貧,不僅幫助扶貧對象,也是培訓干部的重要途徑,和諧黨群關系的有效載體,正如總書記提出的,“黨群干群關系明顯改善,黨在農村的執政基礎更加牢固”。


有的詩人,本來在北京等大城市有比較舒適的生活條件,寫作事業順風順水,一個電話,就直接來到最偏遠的小山村。詩人王單單“滿天下行走,慣看秋月春風,與坦率豪爽之人交往,詩酒人生,十分快意。哪知在毫無征兆的情況下,突然接了個電話,立即就從萬都之首的北京城來到花鹿坪這個偏遠的犄角旮旯里”,放下筆記本電腦,拿起了貧困戶的檔和卡,一家一家摸情況,解難題,沒有一句怨言,更無違和之感。想起茅盾先生的名篇《風景談》中說到了延安的知識分子,“看他們的手,這是慣拿調色板的,那是昨天還拉著提琴的弓子伴奏著《生產曲》的,這是經常不離木刻刀的,那又是洋洋灑灑下筆如有神的,但現在,一律都被鋤鍬的木柄磨起了老繭了!毖影矔r期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,時間上相差了近八十年,然而精神卻一脈相承。中國共產黨之所以能百年青春,根本的一條就是群眾觀點、群眾路線,一切為了群眾、一切依靠群眾,從群眾中來,到群眾中去。我們新時代的作家,同樣踐行這一宗旨,并不斷增強腳力、眼力、腦力、筆力。


詩人深深感覺到,到扶貧一線,將巨大的、甚至是主要的精力投入扶貧工作,不僅沒有影響創作,反而為好詩的誕生開辟了廣闊天地。詩人蘆葦岸說“能夠參與《詩刊》社‘駐村詩人’計劃,是我夙愿以求”“‘駐村’兩個字太要緊了,一下擊中我深埋心底的鄉土情懷”“《詩刊》社選派詩人深入基層,去聆聽,去學習,去互動,感受新時代進程中的壯舉,推動詩人的繼續教育和創意寫作,富有積極意義!薄坝捎诘赜蚝凸ぷ麝P系,有些詩人始終參與其中,與幫扶對象同呼吸共命運,更多的詩人則耳聞目睹鄉村脫貧事業,那些眾志成城的攻堅舉動已經進入他們的寫作當中!碧J葦岸是生在貴州的土家族詩人,長期在浙江工作生活,到方志敏發動革命的江西上饒市橫峰縣做駐村詩人。欠發達地區、發達地區、革命老區三類型地區的生活工作經歷,讓他感激、感慨、感懷,當然更多的,是創作上空前的收獲。和駐村扶貧不一樣,駐村詩人不是駐在一個村,而是在一定區域內的許多村莊采訪寫作,“每天落腳不同的村莊”,也為他們從更寬廣的視野深入生活,提煉素材,進行創作奠定了堅實基礎。


總書記對新時代文學提出的三項任務,記錄、書寫、謳歌,其間邏輯關系嚴密。奮斗在扶貧一線的詩人,無論是駐村扶貧隊員還是駐村詩人,首要而最直接的,是“詩言志““我手寫我口”,以詩的形式,為這個人類史上最偉大的事業之一立傳,直錄其事?聪略婎}就知道,湖南常德詩人周碧華《陳家灣紀事》組詩,共5首,《進村》《入戶》《摸底》《途徑》《脫貧》。如果從“為藝術而藝術”“現代派”“格律”“意境”等角度,這些詩可能簡單直面了些,但卻接地氣、有生活,剛健、清新、質樸,因此也更有生命力和永久的意義。


(如有侵權,聯系刪除)


Tags:李曉東 責任編輯:巴山一民
】【打印推薦】 【關閉】 【返回頂部
分享到:0
上一篇陰天的屋子 下一篇落日頌(外一首)

国产AV天堂亚洲国产AV刚刚碰_韩国19禁床震无遮掩免费_好紧好爽免费午夜视频_波多野结衣办公室双飞